hollyyahoo

【现代架空】《甘&苦》第七章

來了!!!

Lilysi_:

七、






“Koichi,你这样我动得很困难。”Tsuyoshi一边在砧板上笃笃笃地切菜,一边低声抱怨。




此时Koichi从背后环着他的腰,无所谓地点了点头。




“还有,你下面......什么情况......”




Koichi顺势低头反应了几秒,然后恍然大悟道:“哦,就礼貌性地硬一下。”




Tsuyoshi:“......”




自从那天两人把话说开,Koichi就彻底放飞了自我。他在家里黏黏糊糊也就算了,平时在会社也经常口无遮拦,什么Tsuyo酱Tsuyopon或者干脆就直接叫Tsuyo,语气亲密得让人侧目,众多员工们全都一脸茫然,纷纷怀疑今天来上班的Koichi是假的。




也许是旁人的目光让Tsuyoshi有些不安,而在工作场合让别人闭嘴的最好方法就是业绩。于是这段时间Tsuyoshi一心扑在跑业务上面,经常一个人一天就要接待五位以上的顾客。拟合同、谈细节、与工坊联络等等,全都是他一个人包办,忙得脚不沾地。




连身为大老板的Koichi想与他安静地相处一会都非常困难。而且很明显,Koichi对此并不高兴。




就像现在,切菜切到一半的Tsuyoshi又不得不擦干手回到客厅接电话。




Koichi双手抱臂靠在厨房门边,心里的不爽直接反应在了撅得可以挂一个油瓶的嘴上。




接完电话回来的Tsuyoshi一眼看到这家伙幼稚的表情,忍不住笑着凑过去亲了亲。




然而Koichi不满地反身将他推到墙上,扑上去就啃,似乎要把他就地正法。




当初他一口气开了二十四家分店就是单纯为了凑这个数而已,谁知道现在公司发展得太大了反而让Tsuyoshi为此疲于奔命。而且看到他那种认真的样子,Koichi也不好意思假公济私地滥用权力让他陪着自己,只能默默地欲求不满。




这么一考虑这家伙真的是有够麻烦的,饱就饱死、饿就饿死,有没有搞错啊。




已经快半个月没有亲热过的Koichi此时非常暴躁,在Tsuyoshi半推半就的默许下就这样要了一次。




结束之后两人头顶着头靠在一起默默地喘息,Tsuyoshi稍微缓了缓就推开他往浴室走去了。




然而此时他浑身只披着一件衬衫,某处诱人的缝隙还在往外流淌液体,Koichi又抵挡不住地跟了上去。




二十代后半,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一次怎么够。




Tsuyoshi准备进入浴室时明显感受到他跟在后面,顿时转过身来愠道:“你够了,今晚再说。”




“......”Koichi委屈地瘪了瘪嘴,似乎被他突如其来的喝止吓了一跳。




“......好了好了,乖。”Tsuyoshi看不得他那种可怜兮兮的样子,又柔声劝了几句,哪怕心里很清楚他绝对是装出来的。




“这位客户你也见过的,他非常不喜欢人迟到。我保证会早点回来。”




只不过现在Tsuyoshi可不敢再凑上去亲一亲了,毕竟这个时候他脸上装得再委屈,胯下那物完全就是蠢蠢欲动的状态,一撩就爆。




总而言之软磨硬泡都不好使,Koichi看着被他关上的大门,像个被丈夫抛弃在家里的怨妇,出离愤怒了。




然后......然后他就骨折了。




Tsuyoshi接到电话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太好,也顾不上什么客户不客户了,站起身来说了一句“非常抱歉”,抓起公文包就往外跑。




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都不太好的很明显不只有他一个。Tsuyoshi赶到医院时,Koichi身边已经围了不少人,其中包括他们会社的总秘书与其他几位师傅。




虽然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手臂骨折,但对于点心师来说,手就是职业生涯的最重要的道具,万一出点什么差错,他们的招牌很有可能就保不住了。




好在Koichi只是进入浴室时摔了一跤,骨头断得非常整齐,据医生说只要打上石膏好好休息几个月就差不多了,最多半年就能彻底恢复。




Tsuyoshi一路跑过来喘得厉害,看见Koichi之后忍不住低声抱怨了一句:“洗个澡都能洗骨折,你是不是蠢啊......”




Koichi乖乖道了歉。“抱歉。”




其实Tsuyoshi嘴上是这么说,心里却有些自责。早知道是这样当时让他跟进来一块洗就好了,自己赶一赶也不是不能准时与客户会面。就算真的因为这样那样而迟到了,怎么样都比伤到Koichi的手臂要好啊。




“很痛吗?”Tsuyoshi走过去轻轻摸了摸他手臂上的石膏。




眼见机会来了,Koichi整张脸都转向了那边,眼巴巴地盯着他,低声抱怨:“超级痛啊......刚才那个医生还嘲笑我,很过分吧......”




“真的啊?这也太过分了。”Tsuyoshi的语气里隐约透露出一种真的很心疼的意思。




“......”然而在旁边围观的众人清一色地面无表情、毫无波动。




10分钟前潇洒地说着一点都不痛的Koichi跟现在这个一生悬命装可怜的应该不是同一个人。




不......不不不不不,这个绝对不是他们会社的大师傅。




总秘书,也就是那群大爷大妈嘴里的相木君,非常有眼力地随便扯了几个借口,把仍然围在附近的几人全部拉走了,将病房留给两人独处。




Tsuyoshi看他们顺手将房门关上后,抓起Koichi另一边手放在脸颊边蹭了蹭。




“对不起。早知道刚才就跟你一起洗了。”




“不,这怎么能怪你。主要是那块地方实在太滑了......”




其实这场意外就应该全怪幼稚的Koichi。




看Tsuyoshi真的毫不留恋地走了之后,Koichi怒气冲冲地往浴室走去,脚底的拖鞋被他“啪嗒!啪嗒!”地往地上拍得死响,然后他就顺理成章地被残留的水渍滑倒了,而且倒下的姿势不太正确,小手臂先着地磕碰到台阶上,再然后就是清脆的一声......




嘛,反正大家都说没骨折过的人生不够完美。总而言之Koichi这下是莫名其妙地多了半年假期,每天无所事事。




然而对于一个工作狂来说,不能工作的日子无比痛苦。




特别是去年接的许多重要订单,由于现在缺少了最重要的Koichi,全都不得不暂时搁置。




这天下午Tsuyoshi回家后,发现他竟然在自家厨房里单手揉搓着糯米团,顿时过去问道:“你干什么?医生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?”




“不能休息啊。一天不练就会失去手感,半年不练我这家店还用开吗。”




“......”Tsuyoshi知道他说得在理,但又害怕他会再次不小心磕碰到还没愈合的左手,只能不安地守在一边任由他练了一小会,然后就赶他出去看电视了。




“话说回来,你是怎么做到现在这样的?就是......像个拥有十几年经验的大师一样。”




“......我?像个大师?”Koichi哭笑不得地否认道:“我不是什么大师。这种工作没有捷径可走,从那时开始我只练习了七年,所以我现在就只有七年的水平。”




“可是你们现在发展得这么顺利,你自己去年还拿了奖......?”




“嘛,要说一点基本功都没有那也是不可能的。最开始入门的时候真的很辛苦,因为没有人教我,那时候老头子又完全靠不住,后来在其他几位老师傅的帮助下才渐渐走上了正轨。只不过......我再怎么练,也不可能比得过其他同行那些动不动就四十年、五十年经验的老怪物,所以只有靠新取胜。有了基础和创意,再加上一点点现代的网络营销手段,于是.......”




“原来如此。”Tsuyoshi点了点头。难怪他就感觉他们社里的客人来源遍布全国,不太像是一个专注于只在本地发展的小型企业。




“你没回来的时候,除了正常的吃饭睡觉,其他时间全部被我拿来练习。外人看来可能会感觉我这样有点诡异,不过在那之前我已经宅了三年,每天足不出户对于我来说再正常不过了......”




Tsuyoshi一边整理手边的文件,一边默默无言地听他讲述。




一个人会在相隔十年的时间里连续两次爱上同一个人吗?现在看来答案是肯定的。谁让那个人一直以来就如此优秀。




“Tsuyoshi。”




“嗯?”




“我想吃牛排。”




“好。”Tsuyoshi嘴里应着,干脆利落地起身去了厨房。




虽然骨折不是Koichi的本意,不过,不得不说自从他骨折开始,Tsuyoshi对他简直是百依百顺,要什么给什么,说一不说二,还经常自己动,小日子过得简直不要太滋润。




只不过,唯一让他不满的是,现在Tsuyoshi表现得比他还像一个工作狂。




也许是因为那些至关重要的大订单都不得不暂时搁置,Tsuyoshi非常担心会出问题,只能带着销售部门拼命地发展普通客户,力求在Koichi的手臂好转之前分担一些压力。




虽然Tsuyoshi直到现在都还只是一个入社不到两年的新人,但不得不说他在与顾客打交道这方面有种异乎寻常的天分,再加上大老板Koichi那种明显得是人都懂的偏袒,此时一整个销售部门几乎都在他的管辖之下。




他不想让Koichi失望,更不想把自己应该做好的工作搞砸,于是每天分给两人独处的时间就越来越少。




这种现象,一直持续到那天晚上Tsuyoshi凌晨1点才回到家为止。




Koichi坐在床边,看着正在换衣服的Tsuyoshi说道:


“我刚才跟你们部长谈过了。”




Tsuyoshi转过身看了他一眼。“谈什么?”




“关于你近期一直在越权的问题。”




“......”Tsuyoshi手里的动作停顿了。他疑惑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


“Tsuyoshi。”Koichi尽量以平和的语气向他说话。“你只是一个新人,新人就应该做新人应该做的事情。你从顶头上司那里接目标、工作、然后回报情况,然后再重复,明白吗?越过你的顶头上司直接向更高层的管理人员报告,这是大忌。”




Tsuyoshi沉默了一会,然后无奈道:“但是......实际上来说,你就是所有人的顶头上司,毕竟这是你家的会社。我们这种关系......我该怎么遵守这种规矩?”




“......”Koichi面无表情地看着他。其实他真的很想直接说,要不你还是尽早入籍吧,只要身份一变,大家都不用为难了。




“......反正,这段时间你就别这么拼了,你们山下部长会把你手上的工作逐渐分摊出去。我知道你有能力,大家都知道你有能力,你只是还没有学会如何去领导。一个人抢着把所有的活都干得完美无缺,这不叫领导力,这叫热血白痴。”




Tsuyoshi深深呼了一口气,心里不情愿地承认了Koichi说的很有道理。




也许他是很擅长与人沟通,拥有大量让人不知不觉带着笑容买单的魅力,但若要谈到如何管理一家公司,他还有很多需要向他的partner学习。




Tsuyoshi洗完澡后上了床,坐在Koichi身边问道:“我最近是不是太冷落你了?”




Koichi突然被他这神来一句逗笑了,点头应道:“对啊,我都偷偷哭了好几次了。”




“......”Tsuyoshi露出了一个奇怪的憋笑脸。“你?哭?我以为你眼睛里没长泪腺。”




“你太过分了,我当然有长泪腺。”




“好吧,你想要什么补偿?”




“......上跟下。各两次。”




“嗯......我是没有什么意见。但是,你......?”




“......”Koichi不爽了,懒得跟他废话,一翻身压了上去。




“我错了,你慢点!......你的手!......”




……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老板负责卖萌,老板娘还在研修




纯为肉而肉的一章,剩下一段请进子博啦




子博【访问密码=5位数字+出道年月日8位数字+今年正在庆祝的周年数2位数字=15位纯数字】年月日是8位不要漏19也不要漏0噢

评论

热度(2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