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llyyahoo

「5cm」

看!飞机!:

KT。


 




「5cm」


 


1782.


堂本光一避开堂本刚的视线,盯着自己的脚踝。


上面有一道浅浅的血痕,不知什么时候划伤的。


 


1783.


堂本刚重复了一次那个字眼。


 


1784.


“我听到了,”他抓住自己的脚踝,盖住那个伤口,“不用说第二次。”


 


1785.


堂本刚也看到了他脚上的划痕,起身去拿纸巾。


“一会我先走。你也别下水了,早点回家休息。”


 


1786.


“去吃早餐,没吃到老板娘做的红豆年糕汤不算来过这里,”堂本光一站起来脱掉外套,“一起去吧。”


 


1787.


伤口微微刺痛。


奇怪了,没发觉的时候只是觉得有点痒,发觉了以后就觉得痛。伤口的形状在脑海里那么清晰,仿佛看到被划伤那一刻,光滑的平面突然有了缺口,快得连血液都还未涌出。


 


1788.


他坐在玄关的小凳子上等堂本刚。


堂本刚走过来,换上外出用的木屐。


整理好了也不催促,只是站在门口跟他一起沉默。


 


1789.


“这也太痛了。”


他耸起肩膀,把头埋在膝盖上对着伤口喃喃自语。


 


1790.


堂本刚打开门锁:“我去问服务员拿药箱。”


“不是有创可贴吗?”堂本光一仰头靠着墙,“你每次出门都会带着。”


“我没带。你出血了,得消毒。”


 


1791.


他坚持只要创可贴。


堂本刚无奈去翻行李,找出装着杂物的小包。


 


1792.


他接过创可贴处理伤口。


“这不是有嘛。骗子,嘴巴里一句真话都没有。”


 


1793.


明明才说不晚。


明明对他说过喜欢。


 


1794.


堂本刚抱着小包站在一边,安静地听他说话。


 


1795.


堂本光一突然觉得很没意思。


 


1796.


太难看了。


他把自己弄得太难看了。


就像是没有买到玩具车的小孩子一样,指责大人为什么没有遵守考到一百分就奖励的约定。


 


1797.


但其实本来就没有什么约定,只不过是他单方面的,自以为是。


 


1798.


“你去吃早餐吧,我还想再睡会。”


是真的累。


他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。


 


1799.


可能是他看起来真的有点失魂落魄,堂本刚并没有直接离开。


其实分手都提了,何必在意他的失落呢。


“去吧。我没事。”


 


1800.


僵持了好一会,堂本刚突然笑了起来。


“当初,是有谁告诉你,我喜欢你这件事吧?”


 


1801.


懒得纠结为什么对方连这些都知道,堂本光一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:“……嗯。”


“误会,”堂本刚温柔地劝他,“就当是个误会。”


 


1802.


对方态度柔和得像一块盖在脸上的热毛巾,压得他喘不过气。


“误会什么?事实又是什么?其实你从来没有喜欢过我,他们只是又在造谣?”


“不是……是你误会了你自己。陪伴和恋爱是两回事,你只是需要我存在,不是想和我恋爱。周围的人说了这样那样的话,你觉得过去对我似乎不太好……”


 


1803.


堂本刚依旧笑着,大眼睛里却满是无奈。


“光一,我不需要你的内疚。”


 


1804.


他被一下子戳中心事。


但内疚又如何,就是心疼这个人喜欢他这么多年没结果,讨厌自己这么多年视若无睹,所以全心全意对这个人好——难道他做错了吗?


 


1805.


“所以要分手?”


“我已经给你机会让你想清楚了。”


“我想清楚了。”


 


1806.


“不,你没有……”


堂本光一听得越发烦躁,右手握成拳头在腿上不安地捶打着。


他第一次厌极了堂本刚这副洞察一切又要自我牺牲成全别人的模样,忍不住狠狠打断:“你凭什么这么确定!我喜不喜欢你我自己很清楚!”


 


1807.


“是你不信,”他捏紧了拳头,又慢慢松了手,只觉得实在很无力,“是你不相信……”


 


1808.


“我知道你很认真。”


堂本刚对他说。


 


1809.


“可你是在跟一个男人谈恋爱。这个男人和你认识了那么多年,不需要你像王子爱公主那样哄着护着,不需要和你天天见面如胶似漆……我知道这意味着你很重视这段感情,但我也会害怕,有一天你发现你对我并不是真正的、像恋人那样的爱情,你会不会再一次离开……光一,这不是第一次了,每一次……我觉得你明明都快明白……我这边的心意的时候,你都会突然间背对我走开。”


 


1810.


虽然笑着,堂本刚却开始流眼泪了。


刚刚那段话那么长,堂本刚越讲呼吸越重,越艰难。


 


1811.


堂本光一咬牙逼自己听下去,先别反驳。


 


1812.


堂本刚像是站得累了,扶着墙支撑了一下。


“我当然知道你对我很好,你从一开始就对我很好,一直对我都很好。第一次实习合宿的时候,从中居老师那里拿着钥匙气势汹汹地走过来,语气硬邦邦地问我‘一起睡可以吗’的你很帅气。真的、真的很帅气。如果你真的很想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,大概那时候就一下子动心了吧。”


 


1813.


他怔住。


答案来得突然,但他却对那个场景没什么印象。


 


1814.


可时间点是清晰的。


 


1815.


……那么早。


 


1816.


“毕竟你是第一个。”


 


1817.


堂本刚还在继续描述,他只觉得很茫然。


 


1818.


“特别的,耀眼的。不会因为谁影响你的判断,对谁都那么公平。”


 


1819.


“所以不需要你改变自己的性取向,也不需要你来勉强自己爱我。我是能够接受‘堂本光一不爱堂本刚’这个事实的,”堂本刚哽咽着,“……我早就知道了啊,光一。”


 


1820.


唉。


他其实真的非常想一件一件地问清楚,他做了什么让堂本刚对他这么绝望,绝望到连告白了交往了都没办法让他信任。


可他也确实从一开始就明白,真的把旧账算清楚也是徒劳的。伤害本身就是不可逆的。


 


1821.


道歉没用。弥补没用。


所以,给你我的人生,好不好?


 


1822.


“tsuyo,你相信我,”不想贸然地用身体接触敷衍对方,他还是坐在那张小凳子上,只是身体前倾,认真又诚恳地,“我是不会随便提出交往的。也是认真地做了打算,才选择搬到你家隔壁和你住在一起的——”


“你是不是闲钱太多了,”堂本刚不解,“为什么要搬过来?”


他更加不解:“想跟你一起住!这哪里不对吗?”


 


1823.


当年在教师宿舍就不该搬走的。


 


1824.


他根本没想过要搬。


上班方便,省钱省时。一个人在外面住要自己收拾一间大房子,和女友同居会有一大堆新麻烦,他也不急着结婚。


还有堂本刚。


 


1825.


要是那时一起住下去了呢?


 


1826.


他就不会在一个人双人床上醒过来,努力回想着宿舍里天花板那盏灯的花纹到底是紫色还是蓝色,也不会和人同居了几年看场电影就糊里糊涂地求婚了。


也不会傻乎乎被蒙在鼓里一整年,等来对方辞职的消息。


 


1827.


堂本刚总说他若即若离,其实他还觉得有些冤枉。


 


1828.


每次真正潇洒离开的都是堂本刚。


留下来的都是他。


 


1829.


“我都打算……”


“搬走,对吗?”堂本光一知道再这么继续发问也只不过是在互相伤害,却还想让堂本刚给他一个痛快,“所以是我碍事了吗?”


 


1830.


“从结果来说,是的。”


堂本刚擦掉眼泪,轻轻点头。


 


1831.


他也笑了。


是真心的,觉得好笑。


 


1832.


“你不是不需要我的内疚,”堂本光一笑着摇头,“你只是不需要我。”


 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待续

评论

热度(428)